末shi的迷惑 — 敌基Du的影子

A:藤校畢業,霸道總裁, 迎娶白富美,玩轉美國大選。
B:花錢入學,投資失敗, 心狠玩內鬥,身陷 “通俄門”。 哪一面 ,才是真正的庫什納?

“小王子”的說法來自《紐約時報》。

這頂桂冠,沒給特朗普的大兒子、二兒子,或是小兒子巴倫,而是給了特朗普血緣上的外人,大女婿賈瑞德·庫什納。

媒體說,特朗普對這個大女婿滿意得不得了,兩人除了翁婿關係,更是遇到同類般的惺惺相惜。

1981年,庫什納在新澤西州出生,父親查爾斯·庫什納,已經是美國地產大鱷,身家20億美金。庫什納的童年,其實並不像“小王子”,他回憶說:“父親不相信兒童夏令營之類的培養,而相信言傳身教,別人家的孩子開Party,我們則跟著父親,穿上靴子,混跡於建築工地。”

家境優越,教育嚴格,高中畢業後被常春藤名校錄取,一切似乎都順理成章。1999年,18歲的庫什納,一身名牌,開著豪車駛入哈佛校園。

高中老師不明白,他GPA不太行,SAT分數也不太行,怎麼看,哈佛的錄取名額,都不會落到庫什納頭上。他們不知道的是,不久前,庫什納的爸爸,剛給哈佛大學捐了250萬美金。

在普利策獎獲得者丹尼爾•哥頓的《入學的代價》書中寫道:庫什納是個花錢入名校的典型。

為免過於直接,落人話柄,庫什納的富爸爸,當年還給另一所大學捐了300萬美金,就是後來庫什納讀研的紐約大學。

就在一切順風順水的時候,庫什納家庭遭遇重大變故。2005年,老庫什納被自己的兄妹告上法院。他們起訴老庫什納挪用家族企業的錢用作非法政治獻金,老庫什納也不是吃素的,為了報復,他雇了個妓女勾引妹夫,並拍下不雅照片寄給妹妹。沒想到,妹妹果斷將這些材料交給了檢察官。老庫什納弄巧成拙,反被指控擾亂司法公正。最終,他以稅務欺詐、非法政治獻金等罪名被判入獄兩年。

父親一案,庫什納看到了媒體製造輿論的力量並懷恨在心,於是他決定進軍紐約,但要先把話語權掌握在自己手中。曼哈頓地區口碑不錯的《觀察家》報,就成為了他的目標, 2006年7月,《觀察家》正式易主,庫什納成為曼哈頓地區最年輕的報業掌門人。

而庫什納進軍紐約,完成的兩項重要的投資中,除了在紙媒崩潰之前購買的《觀察家》,就是在房價崩盤之前購買了666號。而“666”未免不讓人想到《聖經啟示錄》中撒旦的號碼。

666號是一棟高級辦公樓,位於曼哈頓第五大道和52街交界處,共41層,建於1950年代。1995年-2007年是美國房產大牛市,累積漲幅超過100%。

庫什納變賣了新澤西州的多項家族資產,最終以18億美金,創曼哈頓地產成交之最的價格,買下666號,成交當天是他的生日。666號交易一直是地產史上的一個謎。有太多人不理解,庫什納為何執意高價收購666號。

這宗交易不僅成交價高,杠杆更高。庫什納自掏腰包5億美金,此外都是銀行和信託借款。

然而,庫什納剛剛買定入手,美國房價出現崩盤。2008年,美國房價跌幅達到創紀錄的18%,2007年到2011年,美國房價五年間累計跌幅33%。庫什納打電話給666號的一位債權人,也是自己舊相識理查德·馬克。

被“朋友”無情拒絕後,庫什納打算開始使用自家的《觀察家》對其進行負面報導。

《觀察家》的編輯爆料稱,庫什納向員工暗示說,理查德是個很壞的信託人,他想方設法用投資人的錢來養肥自己。於是《觀察家》先後派了兩個記者去做理查德的報導,結果兩人什麼“料”也沒挖到,無功而返。

無奈之下,《觀察家》想外聘記者來做這個報導,結果這個外聘記者非但不同意,之後還把這個“挖料”故事寫了個清清楚楚,發表在自家媒體《時尚先生》。

幾年前的美國總統競選,庫什納琢磨著如何利用新媒體,搞一場不太花錢的現代化競選。要花小錢辦大事,就意味著不走尋常路。就在其他候選人在傳統媒體上花大錢投放廣告之時,庫什納在矽谷朋友的建議下,馬不停蹄地籌建秘密數據團隊。

數據團隊會甄別選民的個性、政治傾向和需求,哪些選民可能會支持特朗普?選民關心哪些議題?是移民,還是貿易還是醫保?

有了這些分析數據,特朗普團隊可以針對不同的群體,發出有不同版本的廣告。此外,數據還可以提供競選決策,例如,在哪里籌集資金?去哪里舉辦集會?現場應該說什麼話題?採取什麼立場?

一切都是精准投放、直達目標、效果顯著。同樣的《觀察家》沒被庫什納收購之前,尤其喜歡嘲諷特朗普。而之後,該報為特朗普的競選大力背書。

在選前的最後一刻,在得知賓夕法尼亞州和密歇根州是關鍵州之後,庫什納又立馬組織選前造勢集會,發動廣告攻勢,讓數千位志願者一戶一戶地上門宣講,爭取選票。2016年11月8日,大選結果揭曉,藍州逐個變紅,特朗普意外勝選。

勝選總統,特朗普對自家女婿自然是器重極了,因為不僅是贏了選舉,更重要的是贏得便宜,贏得滿意!幫助岳父競選美國總統,忠於家庭的庫什納又怎能不為自己的親爸爸報一箭之仇?

白宮站穩腳跟後庫什納就開始了復仇小王子的行動,先是建議特朗普把當年判父親有罪的檢察長克裏斯蒂排除出副總統候選人,再把一眾和克裏斯蒂有關的人都“連坐”趕出了白宮的核心圈層。

同一種手段應用在不同的人身上,效果並不一樣。因此,有些人能被乖乖踢走,有些人則不能,例如前FBI局長科米。

科米,美國情報機構的老大,由奧巴馬一手提拔,曾經為了反對白宮的秘密監聽計畫,公然和小布希政府對抗。如此不好惹的主兒,卻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被特朗普當著一屋子FBI員工的面被炒了。  這口氣科米怎能咽得下去?他迅速拋出他和特朗普幾番對話的備忘錄,並赴國會公開作證,直指特朗普在“通俄門”調查上向其施壓。

而美國媒體直指庫什納是解雇科米的幕後推手。5月9日,科米被解雇。5月26日,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報導稱,FBI就庫什納與俄羅斯的關係發起調查。

庫什納與俄羅斯方面的接觸被不斷爆料挖出:

2016年6月,庫什納與小特朗普一起與俄羅斯律師維塞爾尼茨卡婭見面。這位律師聲稱掌握了對當時的民主黨候選人希拉裏不利的材料。

2016年12月,庫什納見面時任俄駐美大使基斯利亞克,並提議開建一條與克里姆林宮直接溝通的秘密管道。為避開美方監聽,這條管道可經由俄羅斯駐美外交設施保障。

幾天之後,庫什納又和“短命”的前國家安全顧問弗林一起,與俄羅斯國有開發銀行行長戈裏科夫會晤,而戈裏科夫與普京關係密切。庫什納與俄方一次次的接觸和交集,在美國媒體和民主黨看來,統統都有“通俄”嫌疑。

所以美國和俄國真的在很僵的關係中發展嗎?答案也許心知肚明。

不過往屆那些總統高級顧問的職責一般限於內政,並且主要是為總統實現其競選時的政策承諾提供支持。而庫什納的職責和授權範圍卻至今沒有獲得明確界定,處在一種模糊狀態。在這種狀態下,庫什納以此私人和公職身份在外交決策和具體運作中的深度參與,對於美國外交系統而言是非常少見的。

在庫什納的協助下,特朗普理順、修復了與一些重要人物的關係,包括傳媒大亨、福克斯新聞創始人默多克等。庫什納在安排特朗普與安倍、內塔尼亞胡、默克爾、梅的峰會過程中也扮演了重要角色。

日本首相安倍、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甚至中國大使崔天凱,在需要向特朗普傳達重要觀點時,都將聯繫庫什納作為優先選項。以色列駐美大使羅恩·德默爾(Ron Dermer)想和唐納德·特朗普進行溝通時,電話更是兩次由特朗普轉接到了庫什納的曼哈頓辦公室裏。

與日本領導人會面

2016年11月19日訊】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昨日首度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會面,兩人的第一次接觸約90分鐘。照片顯示,川普的女兒與女婿,川普白宮國安顧問人選佛林也作陪。

2016年11月17日,川普(右二)會見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左二),川普大女兒伊萬卡與其夫婿庫什納作陪。

自從川普當選下一任美國總統,他的女兒女婿就備受關注,兩人被認為是川普的重要智囊,對川普的決策有很大影響力。

與朝鮮

華盛頓——2017年夏天,美國一名金融家找到特朗普政府,帶來一個不同尋常的提議:朝鮮政府想和總統的女婿兼高級顧問賈裏德·庫什納(Jared Kushner)談談。

TOM BRENNER/THE NEW YORK TIMES(紐約時報)稱,朝鮮向庫什納求助的做法是在效仿中國。後者一早就認為伊萬卡·特朗普(Ivanka Trump)現年37歲的丈夫是一個人脈豐富的“太子黨”,可以成為聯繫上唐納德·特朗普的管道,讓他們得以越過國務院的冗繁程式。

庫什納將朝鮮的提議交給了邁克·龐皮歐(右)。後來,龐皮歐同朝鮮的金英哲舉行了會面,後者曾是朝鮮情報機構負責人,現在負責朝韓關係。

據知情人士透露,庫什納沒有直接參與同朝鮮官員舉行的非官方管道談判,而是把舒爾茨找上門來一事通知了中央情報局(CIA)局長邁克·龐皮歐(Mike Pompeo),要求中情局負責談判。

但這並不是庫什納第一次在國家安全敏感問題上介入私下管道。 2017年初,他與中國駐華盛頓大使崔天凱開通了一個秘密管道,試圖解決特朗普與中國政府之間的關係。當時,在特朗普與臺灣總統通話後,中美關係有了一個棘手的開局。2017年4月,庫什納和崔天凱安排了一次為期兩天的會面,特朗普在佛羅里達州棕櫚灘他的馬阿拉歌莊園接待了中國領導人習近平。

與英國
2017.1.8日英國外交大臣鮑裏斯·詹森飛抵美國,為英國首相特雷莎·梅訪美打前站,會見了特朗普的女婿賈裏德·庫什納,後者同年剛被特朗普任命為白宮高級顧問。

此外,當時他還捲入了各種質疑之中,包括他的家族企業與中國企業集團安邦的交易,那棟花天價買下的‘第五大道 666 號’樓的全面開發計畫,就是他跟中國安邦進行合作的。

他的新公司 Cadre,大股東是馬雲;此外庫什納投資的許多資金都來源於一個聯邦基金專案——即投資 50 萬美金即可獲得 2 年的美國簽證以及永久居留權——其中大多數投資者都來自中國。一位報紙編輯說庫什納曾在一個聚會上這麼總結自己的投資之道:‘我不是一個生意人,我自己就是一門生意。’

不僅如此,政府與沙特的關係也很微妙。

“總統女婿小心翼翼地與沙特王儲小薩勒曼建立起密切的合作關係。庫什納一直支持小薩勒曼,稱其為有望引領這個極為保守、儲油豐富的君主制國家走向現代化的改革者。”美國記者菲利普·盧克指出。

據多名知情人士透露,小薩勒曼和庫什納之間的“熱絡”從特朗普執政初期開始。兩人在2017年3月白宮午宴時建立起友誼,此後接連打了好幾通私人電話。

正如庫什納和他岳父所言,自去年5月特朗普首訪後,沙特這個“合夥人”通過承諾購買數十億美元的美國武器,為美國帶來好處,目前沙特對美國軍備的採購總額已經突破千億。

特朗普的一名顧問表示,庫什納與小薩勒曼的交談次數有點“瘋狂”,其中一些對話內容至今仍很神秘。

而最後不得不能說的就是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搬遷到耶路撒冷的事情了。

1995年美國國會絕大多數通過一項 《耶路撒冷大使館法案》(Jerusalem Embassy Act),要求把美國大使館搬到耶路撒冷,並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而這一舉措在2018.5.14得以實現。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並將大使館從特拉維夫遷到以色列。

美國總統川普的女兒伊萬卡和女婿庫什納參加了週一舉行的新大使館開幕典禮。(THOMAS COEX/AFP/Getty Images)

川普(特朗普)總統發來視頻,祝賀這一個歷史性變革,並再次強調會全力致力於實現以巴和平。川普總統週一發推文祝賀以色列的同時,表示這是以色列“偉大的一天”。 美國選擇在5月14日遷大使館,而這天也正是以色列獨立建國70周年。

“美國支持以色列,因為我們都相信自由。我們站在一起,因為我們都相信人權。美國和以色列站在一起,因為我們知道這是一件正確的事情。”庫什納說。

庫什納還說,相信美以兩國將會“更加強大,我們的人民將會更加繁榮,我們的未來會充滿對(實現)和平更大的承諾”。

而對於庫什納,《華盛頓郵報》還稱,其在川普的競選中曾經是其最親密的顧問之一,他也很可能將成為白宮最有影響力的顧問之一。

穀歌前首席執行官施密特(Eric Schmidt)表示:“庫什納是2016年總統大選的最大驚喜”,他幾乎是在沒有任何資源的情況下,成為川普競選中那個真正運籌帷幄的主帥,不但為川普獻計獻策,擔任其最親密顧問,也主導了川普的社交媒體戰略運作。

福克斯新聞報導,川普要求庫什納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之間的和平協議中擔任大使角色。川普日前說:“如果你不在中東和平上起作用,沒有人可以。”鑒於庫什納與以色列的長期關係,以及他作為特朗普家庭成員的權威被阿拉伯家族王朝所看重,特朗普讓庫什納負責起草巴以和平方案。

以色列《國土報》評論稱,特朗普在參加一個親以色列的遊說會議之前,正是庫什納幫助他準備的發言稿。在共和黨初選期間,庫什納也曾試圖安排特朗普訪問自己的“祖國”。

之前庫什納在美國處理中東問題以及和加拿大與墨西哥的關係上,也為川普提供了許多建言,扮演著影子外交官的角色。他可能扮演斡旋者與川普外交特使的角色,有時起到平衡與國務院等機構之間分歧的作用。

95歲的美國前國務卿與現實主義戰略家季辛吉於2017年的《烈焰與怒火》書中專訪表示,特朗普主政以來的一些匪夷所思政策與白宮中一些事件,其實根源看懂就不難理解,也就是白宮內正發生一場“猶太人與非猶太人戰爭”,特朗普內心的策略是將庫什納打造成猶太救世祖,讓他扮演“以色列最偉大保護者”的歷史性角色。

而特朗普為何需要這個劇本? 意圖達成什麼世界性或個人政治目的? 所有人都只能看下去才知道結局。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